Logo


安徽省蚌埠市穆谐投资有限公司 - www.l5t7.cn
推荐新闻
  • 而所谓的产前检查和保健指的
  • 2月17日
  • 省畜牧水产局今天发布
  • 1982年9月参加工作
  • 应对全球经济增长动力不足问
  • 除此之外
  • 所有庭院作物全部淹没
  • 高效持续的创新才是长远进步
  • 把干净整洁做到极致
  • 理想信念丧失
  • 记者从铁路部门了解到
  • 督促推动新成立的社会组织及
  • 随机文章
  • 应对全球经济增长动力不足问
  • 加上通过严格测试
  • 高效持续的创新才是长远进步
  • 所有庭院作物全部淹没
  • 就是小商品生意
  • 把干净整洁做到极致
  • 昨日15时许
  • 督促推动新成立的社会组织及
  • 2月17日
  • 对此
  • 以确保高效、环保、低成本的
  • (记者陈治家 通讯员余颖颖)

  • Feature Image

    昨日15时许

    2020-06-19 18:40

    柳大哥是界首人,32岁。昨日上午10点前后,他怀抱3岁的女儿抵达明光路长途汽车站。打不到出租车,正站在路边发愁,一名年轻男子走上前。 “他说20元钱就可以送我去临泉路西湖蓝宝酒店附近。 ”柳大哥说,男子驾驶的是一辆白色轿车,副驾驶座位上同样坐着一名男子。上车后,轿车转个弯,来到了“汽车站后面的大路”。就在这时,轿车缓缓停了下来。

    上车后,束先生才发现副驾驶位坐着一名身材魁梧的“平头男”,“30岁左右,满脸横肉,样子怪怕人的。 ”见束先生有些顾虑,开车的瘦男子安慰道:“不要紧,他是我顺带的。 ”

    害怕的束先生只得自认倒霉,付了460元才下车。 “我下车后想记下车牌号,但他们故意将后备厢翘起,把车牌挡了起来。 ”

    几人遭遇雷同,均是在车站前上了黑头车,在半路或者抵达目的地后遭遇司机漫天要价,不给钱就威胁敲诈。车上均是两人作案。

    何师傅说,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,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魁梧男子也张口要钱,说他是车主,要何师傅掏600元。最终迫于恐惧,自己先后共掏出1850元,才得以脱身。“他们不停说最近打架、砍人的事,制造紧张气氛。 ”何师傅说,一路上车子后备厢都是翘着的,下车后自己扳了一下,这才记下车牌号,交给警方。

    柳大哥3岁的女儿吓得大哭。 “迫不得已,我给过80元后,又给了200元,后来又掏出仅剩的200元,总共被他们抢去480元。 ”柳大哥表示,他现在身无分文,还好女儿身上藏着100元压岁钱可以解燃眉之急。

    抵达目的地后,束先生准备掏钱付路费,副驾驶座位上的“平头男”突然发话,“要460元,不给就不许下车。 ”束先生起初不肯就范,“平头男”竟狠狠扇了他一记耳光。

    庐江的束先生30岁,在北京工作。昨日15时许,束先生抵达合肥汽车客运南站(南门换乘中心),打算打车去胜利路一家酒店。刚下车,迎面走来一名中年妇女,要拉他上车。 “她开口就要50元钱,我觉得太贵,不愿坐。 ”女子走后,很快来了一名瘦瘦的男子,“他说只要20元钱。 ”

    刘先生是六安人,昨日16时左右,他坐汽车来到合肥旅游汽车站,打算前往火车站去上海。虽然旅游汽车站离火车站很近,也就两百多米,但刘先生不知情,这时一名中年男子迎了过来,说去火车站20元,刘先生就跟随男子上了车,是一辆黑色桑塔纳2000。刘先生坐在副驾驶位置,随后又一名男子上车,坐在后排。

    为了省钱,他打算徒步去火车站,然而下起了雨,为了不让行李淋湿,他决定打车。这时,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迎面走来,热情地帮何师傅拿包,说去火车站只要10元。何师傅就跟着男子上了车。车子是一辆黑色的北京现代,何师傅坐在后面,拉客的男子坐在副驾驶位,另有司机。

    昨日傍晚,记者来到各大车站,发现黑头车甚是猖獗。赶上下雪,出租车难打,给了黑头车可乘之机。在火车西站门前,虽然旅客不多,但空地上停着两辆黑头车,其中一名司机要50元才去市区。

    起初,刘先生与司机理论,然而司机态度很恶劣,他只好拿出280元。接着,司机称他马上要回肥东,回去路上肯定放空,要求刘先生支付300元“放空费”。先后给了司机580元后,后排那名男子又索要300元。 “车门打不开,他们说不给钱就弄死我,我害怕,只好给钱了。 ”刘先生称,总共给了对方880元。

    “他们向我要钱! ”见对方脸露凶相,柳大哥捏着口袋央求:“身上没带多少钱,还要留点生活费呢。 ”闻听此言,副驾驶座位上的男子抽出一根木棒,“不给钱就打你们! ”

    很快到了火车站站北广场附近一片空地上,何师傅掏出50元给司机。然而,司机不仅没有找零,还气势汹汹地说路费是601元,让何师傅拿钱。何师傅说,车上并没有计价器,司机指的是码表上的一个数字。见情况不对,何师傅想打开车门逃跑,却发现车门被锁住。司机言语威胁,让何师傅很害怕,他只好拿出600元给司机。

    车子很快到达站北广场附近一片空地。 “是刚修好的水泥路,周围很少有人往来。 ”刘先生说,他打算掏出20元给司机,但司机突然说车费是280元,下雨天比平时贵。

    合肥汽车客运南站(南门换乘中心),几十辆黑头车占据了两条车道。记者站在路边短短两分钟,就有十多人迎上来,一拨接一拨的“攻势”让人难以抵挡。许多司机抢着把乘客的行李拿来放进后备厢,再去寻找其他乘客,等着乘客坐满了才走,去火车站一般每人50元。黑头车拉客肆无忌惮,加上打不到出租车,不少乘客上了黑头车。在车站附近,未看到有人管理。

    何师傅是一名务工者,昨日中午,他从老家池州坐大巴来到合肥转车,在明光路汽车站下车,打算赶往火车站去北京打工。

    然而,司机竟又提出要1000元停车费,还说给何师傅打折,600元就行。何师傅无奈,继续掏出600元。